安溪新闻网

老师的窗户

2019-09-10 11:14:27来源:安溪报-安溪新闻网

□吴奋勇

秋高气爽,学校开学了。一群十二三岁的少年坐在陈旧的教室里翘首以待,我们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会是一个怎样的人?大家在猜测着。

来了,来了。一位穿着裙子的年轻老师来了,但她从窗外走过,连转头看一眼我们也没有。上课铃响了,我们班还没有老师,从兴奋到失望只有三分钟,似乎经历了漫长的时间。我们默默打开课本,在我这个班长的带领下,大声读着我们读过的古诗,“白日依山尽……”

他来了,他匆匆地来了。我们不知道他怎样走来的。他走到讲台前,把教科书和一个黑色的比书本大的讲义夹重重地放下,然后对我说:“去把窗户都打开。”听话的我照做了,但心里咕噜着,为什么叫我,也只有四扇没开而已。窗户都打开了,阳光直接照进来,山风拂面,我们提提精神进入知识的殿堂。瘦瘦的陈老师讲起课来,声音洪亮,抑扬顿挫,趣味横生,我们很喜欢。

后来我们才知道陈老师是从20多公里外的学校调来的,那天骑着自行车赶路,破胎了,迟到了3分钟,听说他到学校就直接进入教室,连一口水也没有喝。这让我们很感动。

我父亲也是这所小学的老师,我跟着住校,接触多了,也熟悉了。陈老师很会讲故事,书也多,我常找他借书看,尽管好多我都看不懂。他常常摸摸我的小脑袋,慢慢地说:“脑袋小,容量大。”在课堂上,他常说,脑袋小,容量大,把这些知识统统装进去。这句话成为他的口头禅。我们曾经给他取个外号叫“大脑袋”。其实他的头部长长的,并不大,在所有的老师中算最小的了。

一个下着小雨的清晨,他坐在走廊聚精会神地看书,我默默站在旁边,羡慕得很。一会儿,他的目光从才从书里移开,看着我。“陈老师好,你在看什么书?”我有些不好意思地问,他把书盖上,竖起来,我看到了“红楼梦”三个字,有一分硬币那么大。“你长大了,再看,你喜欢看书,很好,你昨天的作文不错,想当作家,就要多读多思多写,贵在坚持,我老家有个著名的作家叫莫耶,十八岁就写出好诗,现在甘肃兰州,70多岁了,还不停地写……”他慢慢地说,我认真地听,像在课堂上上课一样,只是此刻只有一个学生。第二天,他把莫耶的《延安颂》抄在后黑板上,让我们背诵,后来还排练了一个小组唱,到学区参加演出。莫耶,那天我第一次听说,而详细专注了解她是近几年的事。但从那以后,我一直记住家乡有个著名作家叫莫耶。

陈老师多才多艺,从家里拿来锯子、刨刀、凿子,做木质的时钟,他要自制教具参加比赛,叫我打下手,一个多星期的下午放学后,我们两人就开始忙开,我还从家里拿来几根短截的木荷。快要完工的一个黄昏,我突然问:“陈老师,你每次上课前,为什么总要叫我们把窗户都打开?”他没有发话,指着时钟秒针上一个红色的物件问我像什么。我说,心。他没有再解释,就叫我在教具背后,在他的姓名后面,写上我的名字。我不解,也不敢问。后来教具获奖了,奖状上赫然有我的姓名。我好激动,听父亲说,师生合做教具,成为一段佳话。

后来,我离开小学,升入初中,然后进城读高中,到大学学生物教育,也成为一个乡村教师。毕业第一年我教物理,也当班主任,也学陈老师,上课前把教室的窗户都打开。在一次教研会上,校长说:“吴老师教书认真,关爱学生,还很有思考,何止是打开教室的窗户,更是打开学生心灵的窗户,架起师生心灵之间的桥梁……”我恍然大悟。在后来的教书育人中,更能体会到这点。如今,每当被美称为“作家校长”时,我就会自然而然地想起陈老师,想起他的良苦用心。

泰戈尔说:“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,而我已经飞过。”打开窗户,让阳光进来,当春风拂过心灵的窗户,不必千言万语,生命中已然有了感知和对话。

【责任编辑:王丹凤】

安溪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,包含安溪电视台和《安溪报》新闻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安溪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安溪新闻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。
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安溪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安溪新闻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安溪新闻网联系的,请致电:23286000,或E-mail至:ax23286000@163.com